几经波折的熊猫乳品(300898.SZ)终于如愿登陆资本市场。

10月16日,熊猫乳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登陆A股创业板,上市首日股价大涨,开盘价为44.4元/股,盘中最高冲到88元/股,收盘报62.15元/股,较10.78元/股的发行价涨幅476.53%,总市值达77.07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首日大涨后,熊猫乳品迎来较大浮动,第二天暴跌23%、第三天暴涨35%。

股价如此大范围浮动,让公众的目光再次聚集在熊猫乳业身上。值得注意的是,熊猫乳品产能利用率较低、客户较为集中、倚重区域市场等挑战仍在。后续是否会被资本市场持续看好,也引发热议。

有业内专家认为,熊猫乳品面临品类单一、产品单一、渠道单一、客户单一、场景单一五大难题,未来在资本市场受到的挑战会更多。但尽管如此,熊猫乳业作为炼乳第二品牌,在目前大环境下,仍不失为一个好的资本标的。

对此,记者致电熊猫乳业并发送采访函,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。

股价大浮动

自上市后,熊猫乳品股价先后经历大涨大跌。

10月16日,熊猫乳品登陆深交所创业板,开盘价44.4元,下午尾盘一度涨至88元,其后股价有所回落。当天收盘,熊猫乳品报收于62.15元,涨幅为476.53%,总市值达到77.07亿元。

10月19日,大跌23.17%,市值一天蒸发17.8亿元。而10月20日,熊猫乳品以45.3元开盘,下午一路疯涨至23.52%,较开盘价涨了30%,深交所发布公告对熊猫乳品进行临时停牌,然而复牌后,熊猫乳品涨幅达到35.33%,当天振幅达到47.77%。

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认为,“熊猫乳品股价波动属于技术性回调,从目前的大环境来看,由于宏观经济形势的下行,资本把食品产业和农业板块都当做一个避风港,熊猫乳品算是一个好的标的。”

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也认为,熊猫乳品作为炼乳第二品牌,股价、市值和影响力肯定会增加。

“炼乳第二品牌”的标签,也让熊猫乳品受到持续热议。“熊猫乳品面临品类单一、产品单一、渠道单一、客户单一、场景单一五大难题。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缺失,未来在整个资本市场受到的挑战会更多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“熊猫乳品太依托香飘飘的业绩,后续风险很高,一旦香飘飘发展不利,将直接影响熊猫乳品的表现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熊猫乳品主营业务为浓缩乳制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以及乳品贸易,其主要产品包括“熊猫”牌系列调制甜炼乳、全脂甜炼乳、调制淡炼乳等,广泛应用于餐饮、烘焙、饮品、食品加工和家庭消费等领域,并形成了以炼乳、奶酪、稀奶油为核心的特色乳制品战略布局。

据了解,2019年熊猫乳品前三大客户分别为香飘飘、华润和联合利华。以大客户香飘飘为例,熊猫乳品在2015~2017年间向香飘飘的销售金额占公司浓缩乳制品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.50%、14.57%和16.29%,呈逐年增长趋势。

但也有业内人士看好熊猫乳品未来发展。“目前中国炼乳消费越来越多,资本方非常看好炼乳的发展前景。熊猫乳品作为本土品牌,经过这几年的深耕,对于中国本土的很多企业有天生的亲和力,To B端的影响力凸显。”徐雄俊认为。

上市之路一波三折

回顾熊猫乳品的上市之路,可谓是一波三折。2015年6月16日,熊猫乳品曾挂牌新三板。一年后,即2016年10月11日,熊猫乳品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材料,与中信建投签订IPO合作协议,正式启动上市进程。

2018年,熊猫乳品向证监会报送IPO申请文件,计划冲刺上交所主板。但在2019年1月8日,熊猫乳品终止IPO申请。

2019年10月,熊猫乳品再次向浙江证监局提交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获受理。一年后,熊猫乳品登陆资本市场。

“熊猫乳业多次谋求上市,其目的是通过上市来融资,加大市场业务拓展。”宋亮认为,像雀巢掌握优势资源、品牌大、成本低,在浓缩乳领域快速拓展,控制了很大市场份额,给熊猫乳品这类中小企业造成很大影响。

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熊猫乳品炼乳销售规模位居雀巢之后,是国内市场第二大炼乳品牌。在招股说明书中,熊猫乳品也将雀巢等企业列为主要竞争对手。

记者了解到,雀巢的炼乳主要集中在中高端市场,熊猫乳品等国内其他炼乳品牌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市场。85g包装的炼乳,雀巢价格为12元,而熊猫为8元。

除此之外,两者在产品线上的布局也有较大差异。炼乳是熊猫乳品的主营业务,而奶酪、奶油、植物蛋白饮料等业务份额较小。与此同时,雀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食品制造商,炼乳只占很小的一部分。

“与雀巢相比,熊猫炼乳缺失的是资本实力、渠道影响力和广告认知度。但通过熊猫乳品的上市,品牌广告的宣传等,这种弱势也会不断减弱。”徐雄俊认为。

多重难题待破

熊猫乳品招股书显示,2017~2019年熊猫乳品浓缩乳制品销售收入分别为3.6亿元、4.5亿元、4.3亿元,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.95%、75.15%、72.03%,是其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,与香飘飘、蒙牛乳业、达能乳业、金丝猴等公司建立并保持了业务往来。

据了解,近三年熊猫乳品的毛利率下降,报告期内,浓缩乳制品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0.54%、40.00%和 36.04%,2019 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和浓缩乳制品的毛利率双双下降。

对此公司曾解释称,主要是2018年以来,山东济阳一期项目投产,新厂设备和生产工艺都处于磨合过程中,生产损耗较大,制造费用明显上升,以及原材料成本短期上升所致。

在此情况下,熊猫乳品意识到了自身短板,尝试破局。“熊猫乳品已经意识到了产能不足,除了浙江苍南工厂之外,还在山东建新工厂。”徐雄俊向记者表示。

另外,熊猫乳品在做“老本行”的同时,将目光转向了奶酪市场。据了解,熊猫乳品近两年投资新建了奶油和奶酪生产线,陆续推出了稀奶油、马苏里拉奶酪、奶酪棒、椰浆、冰淇淋奶浆等新产品。招股书显示,2017~2019年,熊猫乳品的奶酪销售收入分别为155.78万元、108.83万元、541.31万元,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0.55%、0.31%、1.59%。

虽然和主营业务相比占比微不足道,但熊猫乳品进军奶酪市场的苗头却很明显。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国内奶酪市场发展仍处于发展初期,市场规模较小,人均消费较低,新加入赛道竞争的都是一些实力较强的企业。

另一方面,国内乳业巨头也纷纷加码奶酪事业。早在2018年,伊利新增奶酪事业部, 推出“妙芝”手撕奶酪。同年,蒙牛成立奶酪事业部,业绩全年增速达66%。今年3月,蒙牛还拟3.15亿元认购“奶酪第一股”妙可蓝多8.81%的股份。

“熊猫乳品转型尝试C端奶酪业务将面临巨大的市场投入,而且熊猫乳品不具备上游产业链,奶酪生产成本较高,如果不能形成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,会对其业绩拖后腿。”宋亮表示。

至于熊猫乳品后续业务问题,宋亮建议熊猫乳品还是要聚焦细分市场领域。“不要考虑横向扩张,因为它不具备这样的条件,中国市场现在已经同质化,做细分对于企业来说还是有价值的,专业做好To B业务,可能的话去做一些资源布局。”

其中资源布局主要体现在奶源上,“浓缩乳企业应加大海外资源布局,利用海外奶源价格便宜,奶源质量好,组织做进口贸易;另外可以加大跨境购销售,针对家庭烘焙业务。”宋亮表示。